4月LPR来了!短期调降迫切性不高,是何原因

发布日期:2024-04-23 17:30    点击次数:196

  新一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出炉。4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2024年4月22日LPR为:1年期LPR为3.45%,5年期以上LPR为3.95%。以上数据在下一次发布LPR之前有效。

  至此,LPR实现连续两个月原地踏步。有分析人士指出,一季度经济开门红,实体经济融资维持较高水平,开年以来宏观政策靠前发力,过往政策仍有较大释放空间,叠加净息差延续承压、年初以来存款竞争加剧等因素,短期银行进一步调降LPR报价利率迫切性与意愿均不高。

  短期LPR调降迫切性不高

  “4月LPR报价利率维持不变,基本符合市场预期。”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表示。

  究其原因,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进一步指出,4月LPR报价持平前期,原因之一在于LPR由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加点产生,MLF利率作为LPR的锚定利率,其变动会对LPR产生直接有效的影响。4月MLF利率维持不变,LPR报价的定价基础未发生变化。

  4月15日,人民银行开展1000亿元1年期MLF操作,中标利率为2.5%,与此前持平。4月MLF“平价缩量”,也使得4月LPR报价调降的概率大幅降低。

  另一方面,在2024年2月进行LPR报价时,人民银行对LPR进行了非对称下调,其中1年期LPR报3.45%,与前值保持一致。而5年期以上LPR单月大幅下行25基点,降至3.95%,创下历史最高纪录,也进一步降低了短期内LPR持续下调的可能。

  根据人民银行发布的数据,2024年3月,新发放的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3.75%,较上年同期下降22基点,处于历史低位;新发放个人住房贷款利率降至3.71%,比去年同期下行46基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贷款利率下行更多。

  温彬指出,相关数据显示,在经济修复和增长动能转换过程中,有效需求仍不足,信贷多投向头部企业和政策支持领域,资源集中引致价格下行。此外,去年LPR调降、存量按揭贷款利率集中下调以及化债下“降息展期”安排的影响均在2024年集中显现,对资产端收益形成制约。伴随贷款利率继续下行,一季度净息差承压态势延续,低利率、低息差将成为常态。银行进一步调降LPR的空间也在大幅缩窄。

  “同时年初以来存款竞争加剧,部分机构变相高息揽储,推动整体负债成本上行。地方中小银行存款挂牌利率跟进下调速度偏慢,整体上不利于核心存款的成本控制,LPR加点下调进一步受限。”温彬补充道。

  在周茂华看来,一季度经济开门红,实体经济融资维持较高水平,开年以来宏观政策靠前发力,人民银行降准、降息、5年期以上LPR调降25基点等政策仍有较大释放空间,短期银行进一步调降LPR报价利率迫切性与意愿均不高。

  政策利率非越低越好

  通常来看,1年期LPR与居民消费贷等短期贷款紧密相关,5年期以上LPR则与房贷月供等中长期贷款挂钩。对于借款方而言,LPR调降也意味着融资成本降低,因此每月LPR能否降低受到市场的广泛关注。

  而作为金融市场的重要参与主体,LPR走势对于商业银行也有突出影响。周茂华直言,目前看,政策利率及LPR并非越低越好,需要防范潜在套利空转风险,提升政策实施效率。

  4月18日,国新办举行的2024年一季度金融运行和外汇收支情况新闻发布会上,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邹澜也提到了资金空转的问题。邹澜直言,一些银行在经营模式和内部考核上仍然有规模情节,超过了实体经济的有效融资需求。部分企业借助自身优势地位,用低成本贷款融到的钱买理财、存定期或转贷给别的企业,主业不赚钱,金融反而成了主要盈利来源,这就容易形成空转和资金沉淀,降低资金使用效率。

  邹澜提到,相关部门将加强对资金空转的监测,完善管理考核机制,真正需要资金的高效企业会获得更多融资。

  温彬指出,伴随我国经济结构调整、转型升级加快推进,经济更为轻型化,信贷需求较前些年有所转弱,部分领域信贷利率已经较低。在2月LPR大幅调降后,近期延续“按兵不动”,也可缓解贷款利率过快下行而引致的资金空转套利行为,提升资金运行效率。

  周茂华预计,后续货币政策稳健略偏松,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强与财政等政策配合,推动引导信贷资源均衡投放,积极盘活存量信贷资金,平衡好稳增长、稳物价、防风险、促改革关系,兼顾内外均衡。

  更偏重降准、结构性工具等

  从实际市场情况来看,早前房贷利率调降的政策效果正在逐渐显现中。

  据贝壳研究院统计,2024年3月,百城首套主流房贷利率平均为3.59%、二套主流房贷利率平均为4.16%,均与上月持平。3月首套、二套主流房贷利率较2023年同期分别回落43基点和75基点。4月以来,已有18城宣布取消首套住房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下限,零售贷款利率下行空间进一步打开。

  周茂华表示,当前房价与商品房销售等指标边际改善,房地产呈现企稳回暖初期特征,反映此前稳楼市政策措施效果有所显现。预计后续继续推动和督导各地因城施策,落实好稳楼市政策措施,在刺激刚需改善型需求同时,继续发力缓解房企融资与现金流方面压力。

  而谈及利率水平走势,近期人民银行接连提到,“存款成本下行和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转向有利于拓宽利率政策操作的自主性”“不同行业和企业的贷款利率是存在差异的”“要将名义利率保持在合理水平,也要防止利率过低”。

  “二季度或进入政策观察期,短期内LPR缺乏进一步下调动因。”温彬如是说道。在温彬看来,近期美联储降息概率持续下降、国内商业银行息差压力仍大、人民银行防空转诉求犹存。在经济呈现一定企稳回暖迹象、境内外利差和存贷利差双重约束下,短期内降低政策利率应不是可选项。在政策利率未调降、降准或存款利率下调未落地之前,LPR大概率继续维持稳定,以“统筹兼顾银行业资产负债表健康性”。

  周茂华同样强调,短期看,货币政策更偏重降准、结构性工具与改革手段,主要是降准与结构性工具政策空间充足、使用灵活,能较好兼顾多重目标。通过降准与结构工具协同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更好配合财政政策实施,也更有助于稳定银行金融机构负债成本,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提升政策支持精准度,降低重点支持领域融资成本。

  周茂华认为,国内将积极引导金融机构优化资产负债结构,释放利率改革红利。例如根据实际情况用好存款利率市场化调节机制,挖掘LPR改革红利,有效降低实体经济薄弱环节、重点新兴领域融资成本,提振微观主体活力。




相关资讯